世熙观察

专访刘熙晨:综艺市场高举高打后的迅速冷静,是行业和资本共同付出的学费

来源: 2017-07-17 10:12:00

既不舍近求远,也不好高骛远,小而美与大而精结合,使中国模式日的现实关照和未来视野并存。在脚踩中国综艺现状的基础上,这个中国模式的节日有着更宏阔的目标。


“当我们还没有工业化生产流程的时候,还没有标准化生产意识的时候,怎么可能出现‘模式’呢?”


“(网综)现在的操作模式还没有真正的互联网化,做内容的人和互联网里做技术、做运营的人还没有真正融合。”


“在中国,优秀的制作团队是稀缺资源,不超过5个。”


“2016年一个一线卫视,百分之八十的综艺节目是亏损的。资本现在开始冷静下来了。”



在第三届“中国模式日”开始之前,“清娱”专访了世熙传媒董事长、CEO刘熙晨。彼时,中国模式日的筹备已经进入到最后阶段,而这也是他集中思考行业的一段时间,以上摘录也只是他多数洞见的一小部分。


作家格拉德威尔在《异类》一书中指出:“1万小时的锤炼是任何人从平凡变成世界级大师的必要条件。”他将此称为“一万小时定律”,按比例计算:如果每天工作八个小时,一周工作五天,那么成为一个领域的专家至少需要五年。从电视台“下海”20多年,刘熙晨已经走过了他的第四个“一万小时”。


从2006年第一个引进模式算起,十多年间,世熙传媒见证了中国综艺的爆发与爆炸,瓶颈与平静。在本届中国模式日上,刘熙晨在以“2017全球和中国综艺市场的真实温度”为题的演讲上指出,“中国的综艺制作公司、创意人太苦了,创意不一定归你,你掏钱电视台还跟你分享版权。为什么英国能够出这么好的创意,它的环境是支持创意的。”


中国制作人能从欧美模式中学到什么?网综目前的瓶颈在哪里,是否在走电视综艺的老路?作为一家社会化制作公司,又应如何顺应大势打造平台?


1

小而美、大而精


“中国节目的模式创意水平不高,制作水平也不高。”在世熙十几年的模式引进、转化的实践后,刘熙晨认为深层原因是“制播分离时间短,市场化水平比较低”。“模式的核心是制作手册,既是经验汇总,更是标准化的制作方法。”刘熙晨告诉“清娱”,“但中国的节目更多靠导演,靠现场临时的灵感来做。包括今年出现的几个所谓的‘清流’节目,其实在节目模式上都是比较低端的,难以成为一个模式发行到其它国家。


2009年8月,国家广电总局第一次专门针对制播分离改革发布指导性意见,并在全国范围内推进——在中国,“正规”的制播分离不到十年,而在节目模式十分发达的英国,制播分离已有五十年历史,“投资主体同时也是市场主体。”


这在中国显然不实际。不仅时间短,“电视台作为事业单位,要在行政化管理的体制内走制播分离,优胜劣汰、公平竞争的机制还没有完全建立。”刘熙晨说道,“既然如此,我们在做节目的时候,如何要求节目做出来一定是这个节目而不是那个节目?制作团队和决策者的意识都还不到位。”


有工业化流程和标准化意识,才能出现真正的中国模式。因此,刘熙晨告诉“清娱”,中国模式日更多关注模式的技术与操作层面,“希望模式中的制作方法能够变成中国制作人的生产力。”在目前的市场条件下,第三届中国模式日更加关注科学文化类节目等小而美、正能量的节目模式,也对一直“悬而未决”的素人模式投入了不少目光。


既不舍近求远,也不好高骛远,小而美与大而精结合,使中国模式日的现实关照和未来视野并存。在脚踩中国综艺现状的基础上,这个中国模式的节日有着更宏阔的目标,“中国模式日就是要引进国家化的大型模式公司,让他们走到中国同行面前,让中国同行看到他们是怎么做创意、怎么做生产、怎么做研发,最终形成一个一个能够卖到世界各国的模式。”


2

历史悠久、青葱面貌


模式大赛仍是每年中国模式日的重头戏。如今,这个做到第三届的大赛虽然“历史悠久”,却有着极为贴近年轻观众的“青葱”面貌。


乐视在2015年底推出的网综《十周嫁出去》,正是世熙模式大赛获奖作品的成功转化。但在与互联网合作的过程中,刘熙晨深切感到,“电视平台的决策者一般都是做节目、做内容出身的,但互联网平台的决策者一般都是做技术或者运营出身的。双方的切入点和看内容的角度不一样。”因此,“现在在互联网平台上,我们看到的最好内容依然是电视综艺而不是互联网综艺。


他承认互联网平台“给了人们很好很大的想象空间,”但到目前为止,“一是互联网平台的盈利模式依然是传统电视的盈利模式;二是在中国优秀的制作团队是稀缺资源,不少过5个,而这些优秀的团队还没有把精力放在网综上;三是在目前制播分离的水平下,互联网再去养自己的制作团队、发展制播合一,也并非顺应市场化趋势。”刘熙晨告诉“清娱”,“互联网在未来有很大优势,但也应该反思是不是在走电视台的老路。只有把这些大问题想清楚,才会在网综发展上少走弯路,目前看来还需要付出时间的成本。”


虽然对互联网仍抱持着某种保守态度,但刘熙晨仍希望把握住90、95后“网络原住民”一代的喜怒哀乐,“《咱们穿越吧》在B站上的影响力非常大,每期节目的弹幕超过8000条的上限,在15000到19000条之间,而且基本都是好评;《音乐大师课》展示了孩子们身上的大国精神。”对于互联网受众,他希望既把握、又引领,“年轻人会跟着我们一起成长,或者说我们一起来成长。”


3

高举高打、迅速冷静


在6月11日中国模式日上,乐正传媒联合创始人彭侃显示出对社会化制作公司的极大关注,“2016年省级卫视前50位的综艺节目当中,由电视台和社会公司联合制作、或者由社会公司独立制作的项目已经达到了68%,所以其实社会公司反而占据着更加重要的位置。”


鼓励市场化民营公司更多介入内容生产,加入优胜劣汰的竞争,在刘熙晨看来,“这才是配置资源最优化的、唯一的、最好的办法。”他认为电视台空心化是个伪命题,“综艺节目完全可以推到市场上去。社会民营公司做节目,一旦无法播出损失将是致命的,我们面对的压力更大,做好节目的动力更强。”


2016年,是中国综艺市场高举高打也是迅速冷静的一年。“一个一线卫视,百分之八十的综艺节目是亏损的。”刘熙晨告诉“清娱”,“现在资本开始冷静下来了。”事实上,经历了四年左右分散和自由竞争的阶段,综艺市场已经走向集中和相对垄断,并形成越发成熟的市场机制。“从去年开始明显感觉到一点,一些小的制作公司开始面临很大压力,因为拿不到资金,而且很多电视台付款也会拖延,很多节目承制公司没有活揽。资本也变得更现实,发现这个行业并不像他们之前想的那么乐观,这是行业和资本共同付出的学费。


或许在这个过程中,唯一能脱颖而出的方式就是拥有规模化的制作团队,并具有综合打造IP全产业链的能力。“我们必须有研发能力、有投资能力、有IP的运营能力,我们必须成为一个平台化的公司。这是世熙要做的。”据悉,世熙传媒从2012年左右起就开始陆续组建规模化制作团队,通过子公司、工作室的形式“收编”,“他们进入世熙的体系之后,把制作理念统一起来,把工业化管理、制作流程也建立起来,为规模化的内容生产服务。”


目前,世熙传媒有至少8个自有制作团队,可同时运作四个左右的项目。与模式打交道十多年,刘熙晨坚持工业化的流程培育,“市场从分散到集中,门槛会越来越高。规模化生产才能使世熙位列未来的几家核心企业之一。”